首页 欧洲联赛正文

隔离中遇大意外 央媒小姐姐大哭后来了心理咨询师

789eg45d6s4grg1 欧洲联赛 2021-08-14 46 0

  深度| 新浪体育 #东京奥运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我已经开始怀疑我当错了体育记者,而我们《新浪体育》是个假的“体育公众号”。

  8月11日,本号发送了《奥运归来隔离出阳性 凌晨一点半敲门测核酸》一文。

  《中国体育报》苏畅老师在笔者刚发了朋友圈后,就在下面预言说:“你这个要成爆款了。”

  某大型央媒的著名领导老师(这个名字就算了啊,太“如雷贯耳”,容易给人家惹麻烦)说:“你的稿子在我们单位的群里被传遍了。”

  两天内,这篇稿件的阅读量突破了4万,被800人转发。

  阅读数据,超过了奥运会期间所有本号发送的文章。

  看来我们回京后,应该找领导商量一下,考虑做个转型?

  如果有广告投喂的话,就更好了。

  北京电视台的赵迎军老师一再要求,“怎么不写续集了,接着写啊。”

  所以在踌躇中,吃到了隔离点第二顿一模一样的盒饭后,开始写《记者奥运归国隔离日记2》。

  鉴于续集多烂尾的毛病,大家别有太大期待就好。

  01 你不能让记者闲了

  人不能闲了,尤其是不能让一群记者闲了。

  闲下来,他们就要琢磨“搞搞震“。

  这不,从东京参加报道完奥运回国的中国体育记者们,在中国严格的防疫政策和日本佛性对比震撼中,逐渐“苏醒”了过来。

  在一天三个饱儿两个倒儿,用热水澡洗尽岛国“核尘”,呆滞看手机看得眼睛疼,拼命滴了两滴“参天眼药水”后——开始了串联。

  串联活动的提问内容很富有哲理,那就是:你们住哪里?住的咋样?吃的咋样?

  其实问也白问。

  有的大型央媒早就有后勤人员给自己的记者打好了前站。他们和回程飞机所在隔离地的地方部门沟通好,获得了很好的休养条件。

  当然领导肯定也没少打招呼:都别发朋友圈啊,被别的媒体看到了对照着要求,影响不好。

  所以大家仔细看看朋友圈,晒图的那些归国隔离记者,都是住得正常、吃的正常的。

笔者隔离点的餐食  

  静悄悄不声不响,就是下午固定发个音乐、秀秀健身、晒晒读书、展示个岁月静好的那些人。

  都是住得跟个“舒坦太岁”一样的。

  尤其是有领导在团的大型央媒,更是被大巴拉出去百里地,消失在“山林深处”,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两天前看在广州某隔离地的记者晒他们菜里的鲍鱼,吓了一跳。

  不过笔者我痛风,吃不了海鲜,连早上送来的泡椒海带都吃不下。

广州某隔离点的餐饮  

  据说广州那边还可以叫外卖,有人直接叫了火锅啤酒到屋里享用,你也不怕隔离出来胖成篮球。

  还有人传闻,在某直辖市隔离的一批记者觉得住得太差,打了热线反映,结果隔离点紧急给每人送了一整只烧鸡。

  问题你一个人住,能吃一只烧鸡?

某直辖市隔离点的的烧鸡  

  没听江湖传闻说,“酒驾进局子出来的人都没了三高,人也精神了”。

  好不容易有这种蹲“隔离”的机会,还是感受下健康饮食的精髓比较好。

  看了看某大型央媒人士在隔离点拍摄的流星雨,有点羡慕感慨。

  笔者楼下就是个停车场,玻璃出于安全还不能完全打开,也不干净。

  我就昨天坐在窗户前,数了一下对面出来的电瓶车。

  还有人在朋友圈晒了隔离点送来的图书,准备认真学习。有人则相约开始健身,每天往群里发视频互相督促。

深圳隔离点的图书  

  而我苦逼地在8月11日开始了工作,毕竟我们是网络,只要有网就能干活啊。

  人就这么少,我东京出差,后面都是别的编辑一个人当两个人用的顶缸,人家也累劈叉了。

  我反正在隔离,没事干,帮着干活写字吧。

  当然,隔离最难打发的就是时间,工作之余也希望有点娱乐。

  动用关系,找隔离记者中的拖拉机、斗地主搭子,求上线一起啊。

  结果不是每个记者都带了笔记本的,好多电视台的记者只有手机和IPAD。

  鸡飞狗跳一番,没一次约成的。

  尤其鄙视《XX晚报》的一位老师,这么大人竟然玩飞行棋。啊呸,有点追求好么,至少也要玩四国军棋啊。

  真的,体育记者也是垮掉的一代了,当年跟国足的记者们,一桌麻将外面还闲着两个抓马的呢。

有人在隔离期间收到的娱乐设备  

  后面也许可以试试“唱吧”。

  戴上个耳机,约约电视台出镜美女记者,一起去云开房唱一下。

  “跟天偶……寒夜累含色飚过……”

  02 小姐姐被吓尿了

  “当你没有真的面对过怪物的时候,你不知道它会有多可怕。”

  每次在家,“家里领导”山呼海啸踩着拉丁舞步跑过来叫我去面对的,一般都是壁虎。

  那东西在我们家叫“小怪兽”。

  出国这几天,“领导”也锻炼出来了,能够自己面对“家庭危机”了。

  而我1993年去日本留学的时候,才第一次见到蟑螂这种动物。

  当时在日本房东家一楼的大洗澡间,已经脱光光的笔者开始要洗了。一只有我两个大拇哥大的蟑螂,冲我下体飞扑过来,发动了神风攻击。

  那种恐怖,让我第一次理解到了,为什么日本人能创造出“哥斯拉”。

  确实,北方城市的家庭里,很少能见到蟑螂。但是这次见多识广的记者小姐姐们,据说多人在广东的隔离点被吓到了。

  某内部深喉爆料说,他们就有女记者被吓到崩溃,让隔离点出动“心理咨询师”安抚的地步。

  以下内容和上面的截屏不是一个点,也不是一个人。

  某女媒体人说——

  “隔离生活第一次破防,来自十点半发现屋子里有个广东蟑螂,前台说他们不能进来帮我打。”

  “可能是被我的崩溃大哭吓到了,前台的小哥赶紧派了个心理咨询师姐姐跟我电话聊天。结果小姐姐说,是的,广东就是有蟑螂,还有老鼠……姐姐,你真的是来安抚我的吗……”

  “跟小姐姐勉强聊了二十分钟,前台小哥说还是不能进屋帮你打……好吧,防疫大过天,我充分理解(此处原文有两个哭泣的脸)最后一位保安大叔送了一瓶杀虫剂给我,还是放在门口让我自己拿。”

  “感谢同事姐姐们的鼓励和陪伴,耗时一个半小时,一场足球赛都结束了,我终于用杀虫剂喷死了蟑螂,并把死尸从马桶冲走了……2021年8月11日,我,在广东完成了我的新生……”

  文章就援引到这里吧。

  前台小哥不能来帮忙能够理解,因为要彻底隔离,所以隔离点的人不能和被隔离人接触。

  我们的三餐都是放在门口,送餐人敲门后三分钟,才能开门去拿。

  此外,这位小姐姐不愧是体育出身的工作者,计算时间都用足球做类比,而且最后还能用(大概是纸)垫着,拿起虫尸扔进马桶。

  勇敢地面对自我、战胜了恐惧,这难道体现的不是奥林匹克精神么。(虽然无观众,但是此处应该有掌声和口哨声)

  据说,住在广东隔离的女记者们遭遇“虫房客”,不是独立事件,也有其他人对此进行了报告。

  隔离点的服务人员给的忠告是:酒店有个后花园现在都是树啊草啊,大家晚上关好窗户,以免让虫子爬进去,广东好多蟑螂的个头还大。

笔者所在酒店楼道走廊  

  所以想想,我们这些在北方城市隔离的人还是挺幸运的。

  昨天有只很励志的蚊子躲过了酒店走廊里喷得熏熏然的消毒水,竟然飞上了5楼进了我的屋。

  别以为你是母的我就能饶过你,还没等它开饭,我就把它拍在我脸上了。

  03 七夕的浪漫

  这一段是今天本来已经截稿后增加的内容,主要是因为应景。

  因为8月14日是中国的七夕情人节,我们这个公众号以前应节做过不少稿子,比如如蜜体坛情侣之类的,但是无一例外遭遇惨败。

  今天某隔离点收到了一束玫瑰鲜花,是送给正在隔离点,东京归来的某女媒体人的。

  鲜花上写着:亲爱的老婆,爱你久久。

  问题是,在这个房间隔离的是个姑娘,而且人家也没男友。

  所以尴尬了。

  进了隔离点的花也拿不出来了。

  送花的老公估计还很纳闷,自己老婆收到花后怎么什么表示也没有,但愿大家的转发,能够让他看到吧。

  而收到花“记者姑娘”得到了全隔离点的祝福,过了个莫名其妙甜到心的情人节。

  会不会过两天,一同隔离的大叔大婶媒体人,开始张罗做媒人呢……

  文后PS:本文题图“小怪兽”并非现场实景拍摄。

  如果阅读量继续高,本隔离日记还会继续写下去,欢迎各点人员继续爆料。

  (获取更多精彩内容,关注新浪体育微信公众号sports_sina)

新浪体育公众号二维码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