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G官方网站下载正文

菲律宾名单千呼万唤始出来 逼平国足之队仅剩11人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今晨出发大换血

  菲律宾当地时间5月20日子夜时分,菲律宾国家队教练组、工作团队以及留守境内的国家队队员一行从马尼拉出发,乘坐卡航航班飞往多哈,正式开启备战世预赛40强赛之旅。出发之前,菲律宾足协也正式公布了此番备战世预赛的25人名单,先前为外界所关注的西班牙归化球员马拉尼昂并未出现在这份名单之中。但这25人是否可以完全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战?目前还是未知数,因为有4人尚未完成注册手续。

  ①

  大换班:逼平国足之队更换一半

  就像先前记者曾撰文所指出的那样,菲律宾国家队此次备战过程中并不像事先所设想的那么顺利,很重要一点就是因为主帅库珀希望为菲律宾国家队“更新换代”、阵容实施“大换血”,但因为这些换血的“新面孔”都不是本土出生的球员,而更多的则是入籍球员,也就是利用国际足联规则、父母一方是菲律宾人,将那些在海外效力的球员更换护照以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战,但因为目前正处疫情期间,办理各种手续并不像正常情况下那么方便,所以,迟迟无法确定究竟哪些球员可以拿到菲律宾护照,同时又能够顺利拿到中国入境签证。于是,名单也就“难产”。

  而且,原定5月18日就前往多哈展开的集训,也因为人员迟迟无法确定,不得不延后至5月20日出发。而在当地时间昨晚子夜出发前往多哈时,人员也依然不齐整。除了留守菲律宾境内的球员顺利起飞、踏上前往多哈的征程之外,其他球员需要从马来西亚、泰国、加拿大、德国等不同国家和地区分别前往多哈、再与菲律宾国家队汇合。

  一个需要指出的情况是,菲律宾国家队这次实施全面“大换血”,在公布的25人名单中,参加过2019年10月15日主场0比0逼平中国队那场比赛的20人中就只留下了11人,2019年11月19日客场对阵叙利亚队的最后一场比赛中23人中留下12人,真正的目的并不是针对这次6月份的40强赛最后三场比赛,而是今年12月份将展开的两年一届的东南亚锦标赛。只不过因为世预赛延期到6月份,作为一年半以来的第一次集训与比赛,因而给人以“似乎是专门针对这次40强赛”的错觉。事实上,如果是真的针对这次40强赛,任何一支队在如此重要比赛之前,不可能如此大规模换血,而且25名球员中,有12人先前从未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场过,甚至与主教练也未曾有过谋面。在这种情况下,指望着球队能够创造“奇迹”,从常理来说也没有太多的可能。

  恰恰是因为立足于长远考虑,所以,在这次征召的25人中,有4人尚未提供所需要的全部材料、完成注册程序,也将前往多哈参加集训。这4人是:

  ①格里特·霍尔特曼(GerritHoltmann):

  1995年3月25日出生于德国不来梅,父亲为德国人、母亲为菲律宾人。司职边翼,左侧更多,也客串到右翼。2019-20赛季在德甲帕德博恩队效力,出场24次、进1球。在这之前则在美因茨05队效力多年。2020-21赛季转会至德乙波鸿队效力,身披21号球衣。2015年曾先后5次代表德国U20青年队出战过。

  2018年3月底,菲律宾队在历史性地拿到了亚洲杯决赛阶段比赛入场券之后,为组建最强阵容,领队帕拉米就开始与在美因茨队效力的霍尔特曼取得了联系,希望其能够代表菲律宾队出战2019年1月份的亚洲杯赛,但种种原因导致未果。此后代表菲律宾队出战事宜未有进一步消息。

  ②杰斯佩尔·尼霍尔姆(JesperNyholm):

  1993年9月10日出生于瑞典乌普萨拉,父亲为瑞典人、母亲为菲律宾人。司职中后卫。2017年初加盟瑞典超级联赛队伍斯德哥尔摩ALK队,一直效力至2019年底,在失业半年后,于2020年6月份加盟了另一支瑞典超级联赛队伍尤尔花园队(Djurgardens IF),身披2号球衣。

  早在2017年3月初,尼霍尔姆接受菲律宾方面的邀请,希望其加盟菲律宾国家队。随后,尼霍尔姆将此情况告诉了当时斯德哥尔摩ALK队的主教练,后者告诉尼霍尔姆,称其很有潜力,应该再耐心等待,会有机会进入瑞典国家队。于是,尼霍尔姆代表菲律宾国家队事宜便被耽误下来。直至2020年3月份,菲律宾国家队与其重新联系之后,才真正接受邀请。

  ③拉斐尔·奥伯迈尔(RaphaelObermair)

  1996年4月1日出生于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普林,父亲是德国人、母亲为菲律宾人。司职左前卫,可客串右前卫。2016年加盟拜仁慕尼黑二队,2018-19赛季前往奥地利超级联赛队伍斯滕·格拉茨队效力,2019-20赛季加盟德国丙级队卡尔·泽斯·耶拿队。本赛季初转会至另一支德丙球会马德堡队(1。 FC Magdeburg)。

  2018年11月,瑞典人埃里克森出任菲律宾国家队主教练、为2019年1月份阿联酋亚洲杯赛展开备战,奥伯迈尔就已经被列入征召对象之列,但由于手续等原因,未能赶上亚洲杯赛,之后入选菲律宾国家队事宜也被耽误。

  ④利略伊德·法格利(LloydFagerlie)

  2002年7月15日出生于菲律宾,但从小从就跟随父母移居挪威,并从挪威著名的莫尔德俱乐部梯队开始足球生涯,逐渐进入预备队。早在2017年,曾入选挪威U15国少队出场参加过比赛。司职攻击型中场位置,也可以踢左、右边锋。这个赛季在莫尔德预备队参加挪威第三级别联赛。法格利和同在莫尔德预备队效力的后卫乌格尔维克(Adrian Ugelvik)一同接到了菲律宾国家队的征调令,但后者选择了婉拒。

  由于手续不齐全,这四人最终代表菲律宾队参加世预赛40强赛的可能性恐怕不大,但年底代表菲律宾队出战东南亚锦标赛几乎是不存在问题的。这与西班牙归化球员马拉尼昂的情况相似。此外,原先计划征战的另一名球员、在泰超球会效力的杰西·库兰(Jesse Curran)也是因为手续不全,同样未能获得征召,但不管马拉尼昂还是库兰,出战东南亚锦标赛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还有足够的时间。

  ②

  新血液:12张新面孔引人关注

  当然,任何一支国家队不管在何时参加任何比赛,肯定是希望能够取得好成绩的。所以,尽管现在的菲律宾队是一支全新的队伍,还是在战术上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前面提到,2019年10月15日主场逼平中国队的20名报名参赛球员中,有11人依然继续出战在这次备战的25人大名单中,而且,需要指出的是,这11人中,有8人首发出场参加了对阵中国队的比赛。

  这就是说,菲律宾队未来出战世预赛的主力框架或主力阵容,恐怕大概率还是会沿用那场比赛中的球员,譬如像中国球迷已经熟悉的门将埃瑟里奇、队长17号施罗克、后防中坚2号德穆加、3号阿尔瓦罗·席尔瓦、在德乙球会效力的4号中场主将施特劳斯,等等。在这个基础上,再对个别位置进行强补或调整。

  这其中,强补的人员主要就是此次召入的新面孔。前面已经提到,有4名球员因为尚未提供所需要的全部材料、完成注册程序之外,另外8名新人中,后防线上的重点人选一位是杰弗森·塔比纳斯(Jefferson Tabinas),他出生在日本,父亲是加纳人、母亲是菲律宾人,从小就在日本踢球,曾跟随川崎前锋队获得过J1联赛冠军,但他未曾有过出场纪录,后被租借至FC岐阜队以及大阪钢巴U23队征战过J3联赛,今年则转会至J2的水户蜀葵队。因为有非洲血统,身体素质出色,在后防线上盯人还是很有办法。先前曾一度被列为日本征战东京奥运会的候选。

  另一位则是在瑞士纳沙泰尔·克萨马克斯队效力的迈克尔·肯普特(Michael Kempter),1995年1月12日出生于瑞士施利伦,父亲为瑞士人、母亲为菲律宾人。司职左后卫,这恰好是菲律宾国家队最薄弱的位置。他在瑞士超级联赛队伍FC苏黎世队效力了四个赛季后,于本赛季初转会至现队、参加挑战联赛(第二级别)。2014至2016年间曾先后代表瑞士U19、U20青年队出战过4次。肯普特曾在2019年6月应邀进入菲律宾国家队接受考察,并随队出访广州。不过,在与中国队的热身赛中并未出场,而是参加了随后与广州恒大预备队的热身赛。这之后,受到伤病等影响,未能再出现在菲律宾国家队中,此番则是总算圆梦。

  在新面孔中,来自于菲律宾发展队的三名球员马尔·文森特·迪亚诺(Mar Vincent Diano)、德维拉(Niko de Vera)和温霍夫(Mark Winhoffer)恐怕出任主力的可能性不大。菲律宾发展队的主教练是现在的国家队主教练库珀,参加了去年的菲律宾国内职业联赛,这支队伍主要是为菲律宾国奥队参加东南亚运动会足球赛而进行准备的队伍,加上参加过上届本土东南亚运动会的适龄球员。选择这几名球员入队,也算是库珀对自己的工作有一个交代,毕竟该队的任务就是为国家队培养后备力量。这其中,德维拉曾以替补身份参加过2019年10月主场对中国队的世预赛。

  现在泰超球会中效力的加约索(Jarvey Gayoso)去年也是代表菲律宾发展队参加菲律宾联赛中的一员,在去年底、今年初的冬季转会窗期间,在库珀的推荐下加盟了以前库珀曾执教过的蒙通联队。

  而2001年6月15日出生于德国的奥利弗·比亚斯(Oliver Bias)因母亲是菲律宾人,因而能够代表菲律宾国家队出战。他出道并成名于莱比锡红牛队,今年1月份被租借到斯洛伐克顶级联赛俱乐部FC尼特拉队,当时转会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出场机会,但实际出场机会也不多。他可司职左、右两个边翼,已经代表德国U15、U16和U17青年队出战过。不过,由于年龄毕竟尚小,更像是为今年11月份在越南进行的东南亚运动会足球赛而进行人员储备。

  马修·巴尔迪西莫(Matthew Baldisimo)则效力于加拿大超级联赛队伍太平洋队,在应召之前,加拿大国家队曾希望他代表加拿大出战金杯赛,但被他本人拒绝了。他还是更愿意代表菲律宾出战,因为他的父母都是菲律宾人,只不过在加拿大出生。

  至于守门员位置上召入了两位新人,但因为埃瑟里奇的主力位置不可动摇,因为也就只能是扮演替补角色。

  ③

  热身赛:传说中的对手至今落实

  按照计划,菲律宾队从21日开始将在多哈利用精英学院的场地展开训练,但由于球员尚未到齐,因而前几天的训练肯定将受到影响。不止于此,早在本月初,菲律宾足协主席阿拉内塔曾表示,他们将在多哈集训至本月30日,期间将参加两场热身赛,对手分别是巴勒斯坦队和叙利亚队。

  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菲律宾队的热身赛计划恐怕很难变成现实。譬如,叙利亚队的计划就只是在迪拜进行训练,而且,叙利亚队主帅马鲁尔已经明确表示:球队由于球员迟迟无法到齐,在迪拜集训期间将不会再安排热身赛。这就使得菲律宾队与叙利亚队这场热身赛很难进行。

  至于巴勒斯坦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与以色列方面的关系紧张,目前多名球员受困无法前往巴勒斯坦国家队报到,而巴勒斯坦队目前计划前往多哈进行集训能否最终成行?也同样还是未知数。所以,这场热身赛是否会进行?眼夏没有明确的说法。

  而且,还有一个情况,即按照事先的约定,来华参赛的三支客队包括叙利亚队、菲律宾队以及马尔代夫队届时将在5月31日统一从迪拜出发、然后从上海入境,在经过一系列必要的检测与隔离之后,前往苏州进入封闭区内,然后准备6月3日开始的比赛。而且,这三支客队要求必须是在出发前往中国之前进行三天的全封闭,以满足防疫抗疫的要求。这样,菲律宾队也必须从多哈赶到迪拜。所以,菲律宾队必须要在5月28日抵达迪拜。

  这样,菲律宾队在多哈集训的时间满打满算其实也就只有7天的时间。很显然,菲律宾队的备战并不像他们自己所设想的那么顺利。当然,这也是目前疫情下的特殊情况所致。

评论